原载《太白》1935年9月5日第2卷第12期
  屋子里有许多种小虫,和人一起住着。最熟知的是臭虫和跳蚤,它们住在地板的隙缝里以及被褥等下面,因为要咬人吸血而出名,和被人憎恶。旧书和旧衣服中还有蠹鱼,也差不多的有名,它的像鱼的身子,闪着白色的银光,很引人注意,虽然从不咬过人,只因要咬坏书籍和衣服,往往不能得到人们的宽恕。此外更有虽常见,但是不惹人注意的小跳虫。它比衣蚤还要小,常在桌上爬行的,如果惊动它,便忽然跳去。较少见的是书蝎,擎着两双和身体比例起来太长的钳,会在这里或那里行走着。但是在最近三年中,我只在桌上看到过一次,这当然是不去搜寻它的缘故。
  我现在且搁下衣蛾、像虫等不说,我要说的是可厌的蟑螂。它和臭虫一样,是昼伏夜出的昆虫,腰圆形的身子,盖着长翅。头部向下弯曲,把尖尖的脸藏在胸下,上面看不出它的头颅。扁平的身子,出入隙缝非常之适宜。它的黑褐的颜色,是很“隐藏”的。蟑螂虽然会飞,只是不很高明,至于跳,尤其拙劣。可是它善跑,你如果看见一个蟑螂,想用蝇拍或鞋底拍它时,一经被它察觉,起身便跑走,很快地跑进狭缝里,不见了。因此,有些动物学者叫它为跑虫。
  蟑螂的身子扁平,是适于生存的条件之一,它的颜色隐晦,也是适于生存的条件。但是还有使它最适于生存的是不选择食物。它的菜单之长,几乎使人奇异。它不但吃人所吃的各种东西,它又吃洋装书的面子,甚至于吃洋绿。它吃了洋绿,会把绿色的污斑斑点点地撒在书上或纸上,真叫人看了生气。它顶喜欢居住的地方第一是厨房,许多人家的灶上,到晚上的时候,如果拿了灯去看,总有多少蟑螂在那里游行的。它们是出来找寻食物的,但是雄的背上(腹部上面)能够分泌生物质,常常竖起翅膀,任雌的舐食。看到你的灯光时,它立刻盖下翅膀,索索地走掉了。举动也有点滑稽。
  蟑螂虽然不咬人,不过偷吃些食物,毁坏些东西,可是它的可厌不下于他种极可厌的虫类。它的油光光的翅膀,一节节的腹部,都不能叫人看了喜欢,只能使人腻心。并且它有臭气,随处撒污,不像粉蝶、蜻蜒的清洁。我记得汤姆逊还是别人曾说过,室内如果有蟑螂,使人觉得住不安稳的样子,我以为这话是很对的。纵使有些书上说它能够食臭虫,但是如果为了这种利益任它繁衍,是抵不过别种损失的。
  许多小虫生命大都很短促,蟑螂却很长寿,分明能够生活好几年。冬天的时候藏在温暖的地方,不干净的抽斗里是它常住的处所。它的卵集合一起,外包坚硬的鞘,黑褐色,这个洋漆的卵盒,形状像粒乌豇豆,也有点像旧式的洋夹。不过不像空洋夹,却像洋钱盛满的洋夹。不干净的抽斗及门户背后等地方常常找得到。孵化出来的小蟑螂形状和大蟑螂大致相像的,但没有翅膀。Periplaneta属的有些种,据说须到第四年蜕下第七次后才长成,它们在同类里(直翅类里),要算长寿的了。
  蟑螂虽然几乎无所不吃,然而吃了有些东西却会中毒,例如硼酸,我曾经试过,把硼酸粉拌在糊里,放在它们往来的地方给它们吃,似乎有点功效的,可以减少些,但要绝灭它却不容易。

本文来自网络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nzuhun.com/article/2723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