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主题总数 80 首页 / 鲁迅与我七十年

    发表新主题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二十五章 八道湾房产
      父亲被逐出了八道湾,但八道湾房产的名头仍是他。前面说过,八道湾的房子是卖掉绍兴老屋的钱所买的。这院子里外三进,父亲将之安置母亲和三兄弟的家眷。父亲为此请了几位乡亲朋友为见证人,订了一份契约,内容是八道湾的产业,分拆为4份:三兄弟各占一份,母亲(我的祖母)占一份。这一份作为供她养老送终的费用。房产主是周树人(鲁迅)。对此,周作人很清楚。但父亲去世仅几个月,尸骨未寒,他竟私自换写了一份契约,将户主姓名变成他自己,还找了几个“中人”签了字。而这一切,在上海的建人叔叔和我们母子都毫无所知。直到朱安女士去世,许多朋友赶到西三条去保护鲁迅遗物,这份契约的照片才被母亲的好友常瑞麟发现收存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二十六章 祖母对周作人的看法
      这里,我还想说一说祖母对这个二儿子周作人的议论。当然,那时我还小,又远在上海,不可能亲耳聆听她老人家的谈话。但有一个人却是不时地听到过的。她就是我前面提到过的俞芳。
      关于俞芳,我想有必要做些介绍。她也是绍兴人,如今已90高龄,退休前是杭州市学军中学的校长。她是十二三岁时认识我父亲的,那时她们三姐妹由大姊俞芬带领着从哈尔滨去北平求学,住在砖塔胡同61号她们家好友钮伯伯家里。由于她们的父亲俞英崖和我父亲也认识,就与我祖母互有来往。砖塔胡同61号有3间空房,正好那时周作人和父亲闹翻,父亲要寻房子搬出八道湾,祖母也不愿住在周作人身边,便想到俞芳那个院子里这3间现成的空房,这样他们就成了同院而居的近邻,由此愈加熟悉。俞芳入北平培根小学读书时,就是父亲为她作保的,后来她毕业于北师大的数学系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二十七章 羽太信子姊妹
      建人叔叔的婚姻坎坷而辛酸,我曾听母亲讲过。但翻看有关资料和回忆文字,这方面都有所回避。现就母亲告诉我的,加上俞芳提供的材料,一并记述下来。以免湮没。
      一切都要从羽太信子说起。周作人讨了这个日本老婆竟“乐不思蜀”,不想回来了。还是父亲费了许多口舌,还亲自到日本“接驾”,他们才全家回到绍兴定居。从此父亲一个人在北平挣钱,每月寄回所得,以供养绍兴一家人的生活,包括周作人和他的老婆。为了让信子在家中有稳定感,便把经济大权交到她手里,让其主持家务。也许她自知出身平民,起初还有自卑感(她原是父亲和周作人东京留学时寄宿房东的女仆,专事打扫一类杂务。这是父亲同学告诉我母亲的)。但随着看到家中老太太(祖母)和朱安都放权,又不以尊长的身份约束她,那种要完全主宰周家的野心就此逐渐膨胀起来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二十八章 建人叔叔的婚姻
      羽太信子在生活上再也离不开这个妹妹了。为了让妹妹能够永远留在身边给自己做伴,像使女那样服侍自己,并使她对自己有所依赖,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周家内部解决芳子的终身大事。家里恰好有个尚未成家的小叔。虽然在她看来这个小叔子性格软弱又没学历,不能挣大钱,但总比嫁给陌生人进入陌生的家庭好得多。开头,信子的谋划未能实现。那时建人叔叔正与小表妹(舅舅的女儿)感情颇笃。可悲的是这个小表妹后来患病不治而逝。建人叔叔非常悲痛,亲自为她料理丧事。这就给了信子实现计划的机会。终于有一天,她先用酒灌醉了建人叔叔,再把芳子推入他的房间,造成既成事实。因此,后来父亲对母亲谈起叔叔的这桩婚事,说是“逼迫加诈骗成局”的。这事对于周作人,若说他没有参与,从事理推想应该是否定的。因为哪怕他对此有过些许异议,原是很容易被阻止的。但最终老实的叔叔还是被引入了信子的圈套,并从后来周作人对自己亲弟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,他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二十九章 叔叔的南下
      父亲支持弟弟在北大进修,感到弟弟在这种家庭难以熬下去了。他们夫妇之间,已丧失了共同生活的基础,也许让弟弟外出寻职业会好些。为此他向蔡元培先生写了求职信。
      就这样,叔叔只在北平待了一年半,便孤身一人南下了。他先在杭州教了几年书。后来父亲给蔡元培先生的信有了着落,被安排进上海商务印书馆当编辑。1969年,母亲去世后不久,我因患肝炎去杭州休养,住在建人叔叔家里。有时叔叔去上班,婶婶王蕴如得空,陪我聊天,谈起叔叔离京后的艰辛生活和她沉积于心头的委屈,这样,我又知道了更多的情况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章 叔叔与王蕴如婶婶
      在无奈的情况之下,叔叔与王蕴如结合了。虽然这样的结合没有“名分”,婶婶却心甘情愿,并且勇敢地与叔叔一起承担起生活的艰辛。由于叔叔每月还要向北平寄钱,两口子的生活甚为拮据。当婶婶怀的第一个孩子将要临产时,为了省钱,她独自一人返回家乡去坐月子。
      1936年12月,是祖母80岁大寿。那年父亲刚去世,她老人家与八道湾的次子又形同陌路人。因此,极盼望母亲和我、还有叔叔婶婶能够北上相聚。祖母更希望能见到我这个孙子,这是她老人家最大的心愿。不料正在母亲替我准备北上的冬衣时,我突然出水痘了,不能见风受凉,旅行只得取消,由叔叔婶婶做代表了。婶婶之所以同去,是要趁机公开宣布他们的事实婚姻成立,叔叔与羽太芳子婚姻的结束。这原是顺理成章的事,因为一切都是由芳子和她姐姐造成的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一章 周作人与周建人
      就在这艰难的日子里,我发现叔叔房间里书柜顶上那台玻璃罩的显微镜突然不在其位了。这台显微镜是父母买了送给叔叔的。他专研生物,没有这工具真如砍削他的手臂、挖掉他的眼睛。若非无奈到了借贷无门,我想他是绝不愿捧出去变卖的,我不禁想起他平时谈论生物学,话题总离不开显微镜,讲得眉飞色舞,连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。自从卖了显微镜,他再也不提这个话题了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二章 叔叔的儿女
      这里,我还得说说建人叔叔几个子女的情况。
      叔叔与婶婶所生的三个女儿,其中大姐周晔原是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。她在父亲九三高龄视力衰退不能执笔时,毅然请了长假,听父母慢慢回忆,做成卡片,再比照核对别人的资料、回忆,形成文稿,又经过叔叔的补充纠正,为鲁迅研究提供了可贵的资料。此书经我的推荐,于1984年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,可惜大姐未及看到,已经患肺癌去世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三章 朱安女士
      父亲与母亲的结合,并有了我这个儿子,对此周作人夫妇不予承认,并视之为仇敌,这是人所共知的。既如此,他应当把其视作“正宗”的嫂子朱安女士好好供养起来,这才顺乎其理。再说,他也并非没有这个能力。但他偏要将朱女士的生活推给远在上海的母亲来承担,而母亲虽然拖着我这个病孩,生计极其艰难,有时还得靠朋友的资助,但母亲毫不犹豫地将这副担子接过来了,直到她病故。关于这方面的事,我在前文已经叙及。这里,我要补述一些朱安女士与我们母子的关系。我又得声明:因当时我年纪尚小,关于这方面的事,所知有限,而且直到朱安女士去世,我都未曾见过她。但我从朱女士的书信中看到,她对我们母子的态度与周作人截然不同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四章 朱女士与我们母子
      对于我,朱女士表现了慈母般的关爱。有一次在给母亲的信中说:“我听说海婴有病,我很记挂他。您要给他好好地保养保养。”
      当她得知我入迷无线电时,就在信中说:“听说海婴研究无线电颇有心得,凡人有一技之长,便可立足,也很好的。”表露了她的欣慰之情。当我长到十五六岁时,她就开始直接给我写信,除了让我向母亲转告她要说的话,还关心我的学习和身体。有一次在信中提出:“你同你母亲有没有最近的相片,给我寄一张来。我是很想你们的。”直至病危临终前,她还念念不忘我们母子俩。我体会到,她是把我当做自己的香火承继人一般看待的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五章 内山书店
      “不卖血”,这是父亲对内山先生的评价。即是说,他不出卖朋友。作为一个日本人,在那个年代是难能可贵的。这里就我所知,对这位可尊敬的前辈的生平和身后情况做些补充。
      内山先生开设的内山书店,我幼年时去得较多,可说是相当熟悉。单开间的门面,左右有两个橱窗。店里经常出售最新书籍,橱窗中的玻璃上不时更换着招贴广告。读者进店内仿佛来到了书籍的海洋之中,书架一直顶上房顶,每排每架,满满当当,几乎把所有能利用的空间都利用了。售书实行开架制,高的可达顶层,低的可取中层书籍,读者可以自己上梯取阅选购,店员毫不干涉。书店中间,特设新书台,陈列新到书籍,集中醒目,方便读者,使之容易寻觅近期书刊,便于浏览选购。这些书籍大都是洋装的外文版本,我因年龄太小,全看不懂,所以到底都是些什么内容现在一无印象。不过每次来到书店以后,总要爬上高梯,居高临下,俯视一切。俨然成了一个“盖世英雄”。这似乎也没有遭到过父亲的呵止,有时到他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六章 两个不解之谜
      父亲去世后,我们搬离虹口区,便极少和内山完造先生接触。信件、书刊不再从书店转递,店员也没什么来往。日军进租界,没收英美等对日宣战国的财产,内山分配到南京路一家三四个门面的书店,此处原是中美图书公司。书店规模不小,但生意清淡。据说内山完造对此店并未下力经营。内山的《花甲录》里讲:上面来“一道让内山书店接管中美图书公司的命令。所以使我十分为难。由我管理,我不喜欢这样做(因战胜而扩大书店)。所以,让长谷川和中村二人去经营了。”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七章 内山的晚年
      日本投降后,内山完造先生在上海的财产被没收。这时他的夫人内山美喜已经去世。因此1947年12月被遣返回国时,他是赤手空拳孤零零一个人走的。
      内山先生回国后,在反思的基础上感到和鲁迅认识交往的几十年间认识了中国。他热爱中国,希望日中两国恢复友好,决心向有头脑的日本人传播鲁迅思想。这样,他为自己的后半生选择了“点燃鲁迅精神的火种”(日本学者吉田旷二语)这样一条生活道路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八章 内山的未亡人
      内山先生过世后,未亡人是内山真野。她是在日本与先生结合的。我们见到她时,估计60开外,身高1.60米左右,结实健壮,像劳动妇女。她单身独居在距东京市区几十公里叫板桥的地方,去那里要换三次公交车,花两个小时才能到达。我们尚未走到她的寓所门口,她老人家穿着木屐已经从街上迎了上来。
      街道很洁静,行人很少。路两侧是门面不大的店铺,似乎都是老店,没有繁华都市那种甚嚣尘上的气氛。真野女士住的临街平房,入门便是居室,右侧卧室,内置一个100立升小冰箱。环顾四周陈设,可以用“清贫”两字概括。家中饲养两三只小动物,是些普通的杂色猫,那是她收养的无主猫。说着话儿小猫依偎上来,不怕生人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三十九章 霞飞坊
      前文说过,父亲去世前,曾提出要赶紧搬离虹口。并嘱咐幼弟周建人到租界去租赁新居,只要他相看中意,不必再让父亲复看,定租便可。为此叔叔专门刻了一枚名为“周松涛”的图章。但这事不及进行,父亲已经长逝了。到丧事忙过,稍事休息之后,大致是10月底,又开始着手搬迁的事。
      我们于同年11月上旬搬到法租界霞飞坊64号(现名淮海坊,淮海中路九二七弄)。至于为何选择霞飞坊,是否母亲亲自选定的,一直没有弄清楚。在母亲生前我也想不到向她询问这件事。这个谜底直到1985年和萧军同到日本参加内山书店新屋落成开幕式,闲聊时他才告诉我,是他和萧红介绍的。原来那时二萧正住在霞飞坊沿环龙路(现南昌路)一边,是临街楼房的三楼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章 为父亲墓碑写碑文
      现在再说霞飞坊新居的事。父亲的床不再使用了(据说借给许寿裳夫人,后又借给邵铭之)。母亲和我睡在二楼,用我幼时睡的那架床。从这时起,母亲便陪伴我睡,带我三年半的南通籍许妈,已经60多岁,(她来帮佣时瞒了几岁),体力下降,家乡儿女也需要她回去,在我们搬家之前,她就流着泪走了。
      刚搬到霞飞坊,电灯尚未接通,晚间要点白色蜡烛照明。我向母亲要了一册硬皮日记本,记得里边是竖格的。我雄心勃勃,表示要每天记日记,把生活经历写下来,无奈识字不多,写不成句,没几天就终止了。我很生自己的气,这样没出息!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一章 与叔叔一家合住
      经过这次失窃,家里发生两个变化。小变化是找铁匠铺装铁栅窗。之后,便再也没有小偷来光顾了;大变化是经母亲的恳求,叔叔周建人一家搬来我家,住在一楼客厅。他们原先住在雷米路颖村的一幢三层楼房里。与叔叔同住这幢楼的还有冯雪峰(一楼)和胡风(三楼),叔叔住的是二楼。这房子是冯雪峰租下的,离霞飞坊不远。
      母亲求叔叔一家搬来同住,一方面是害怕盗贼,同时也考虑到这样可以节省开支。父亲治病和丧事,支出了近6000元,加上新家的押金和房租又要花去千元,以至一时变得手头很紧。叔叔搬来,就能共同开伙,大家都能省去不少日常开销。在佣工上,也可以省去一个人。当时叔叔有个绍兴女佣阿三,阿三个头矮,有鸡胸,想必幼年患过软骨病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二章 我的过错
      那时我已从大陆新村附近的大陆小学转学到海光小学一年级,与两位姊姊同校。因此我们3个孩子?妹妹才5岁尚未入学?每天都由阿三一起送到校门口,中午她拎个“饭格”来给我们送饭。这在当时很普遍,只要住得稍远都这样做。饭格是搪瓷制的,分4层,末格大二分之一,用以装米饭。由于我们是3个人吃,所以另外还有个盛饭的小锅。小学生正是容易肚饥的年纪,又不能像在家里,肚子饿了总能摸得到些零食充饥。因此还没等到中午下末节课,早已个个饥肠辘辘了。看到阿三送饭,未待她安排妥帖,我们3人一拥而上,争吃得津津有味,阿三拦也拦不住,只能听由我们抢夺。几天下来,姊姊年长谦让,我总能多吃一些。阿三回到婶婶面前,说些什么可想而知。于是下次送饭来,两个姊姊合餐,我另一份了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三章 《鲁迅全集》的出版
      叔叔一家搬走后,我正感觉冷清之时,恰好父母的朋友们感到时势越来越紧张,建议母亲尽快将父亲的著作全部汇编成集出版,以免湮没流失,再说霞飞坊又有空闲的房子,正可作编校的场所。为此专门成立了编辑委员会,热心的朋友陆续前来报到,这样,我们家又重新热闹起来。
      编校场所设在客堂和亭子间两处。亭子间本来不宽敞,坐在里面的人却不少,我记得有林珏和他的夫人周玉兰,以及吴观周、蒯斯曛等几位,以致桌椅相接,空间很小,凡有人进出,都得相互起坐相让,为此还闹出了不愉快。这事起因于吴观周先生开了个玩笑。因大家都面对面贴近而坐,吴先生便幽了一默,说:“我这个观周的周,就是观看周玉兰小姐。”不想这话传到林珏先生那里,竟认真起来,大概以为这是在吃他老婆“豆腐”,于是兴师问罪,闹了起来。幸亏蒯斯曛先生?我记得还有唐??等几位出面劝解,又将座位做了调整,此事才得平息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四章 霞飞坊邻居
      初搬进霞飞坊感觉是静。住户不多,弄堂出入人员稀少。我们这批七八岁男孩童在屋里待不住,总跑到弄堂里去玩耍。
      早晨弄堂里弥漫着一股酸溜溜牛臊味,洗碗的排水沟里,漂浮着很厚的黄白色油腻。这是从我家右侧隔6家的70号、白俄住宅里流出来的。这家的俄国主妇每天总要烧一大锅汤,用的是大块牛胫骨、蕃茄、洋山芋、洋葱头。据说还要加发酵的酸奶油。这倒是真正的“罗宋汤”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五章 顾均正先生
      我家隔壁63号住着顾均正。他家早于我们3个月从狄思威路麦加里搬来,是索非帮助介绍的。他先预付3个月房租,自住二楼和亭子间。一楼三楼借给洪姓和金姓两位房客居住。
      抗战爆发,上海沦陷成孤岛,开明书店内迁,顾先生留守,每月只有30元的生活费,无法养活一家七八口人,只有白天上班,晚上伏案拼命写作,常到深夜一二点钟。
      顾是科普作者,在中学教化学课。日寇时期,每户每月限用电三度。那年代,煤油是军用物资,老百姓用电不够,只好点豆油灯。记得那时顾先生领我们几个青少年钻研提高植物油灯亮度的方法,从灯芯、上油方式的改变,到使用酒精灯烧玻璃管拉制灯罩,用各种异形进出气口径,强制通气以增加氧气供给,通过不断的改进,灯芯的光焰,竟然因燃烧温度上升更亮了,效果居然接近小煤油灯,读书做作业,不再是灯光如豆了。令我难以忘怀的,还有顾先生用科学方法生煤球炉。那时木柴稀缺,他切细成丝条,在炉膛里搭架成交叉状,用半张报纸,浇点酒精,竟然也把劣质煤球生着了。记得那时每户人家,每餐烧饭煤球按个数使用,一旦多耗费,就不敷应付到月底了。当然,也有黑市煤球可买,但囊中空瘪的文化人买了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六章 索非先生
      回忆顾均正先生必然要想起索非先生。因为在霞飞坊,顾、索两家不仅住得近,他俩还一起推动科普事业,这在当时十分难得。
      上世纪30年代后期,在我国科普落后的情况下,他们二位已经创立“天工实业社”以推进青少年科普教育,这恐怕已经鲜为人知了。他们合作于1935年,研制一种“浑得消”的化工膏剂,抹涂在玻璃窗和镜面上,能有效防止雾气吸附。之后,又生产一种自制玩具橡皮气球,买回去一份套件,可以自己浸汲橡胶液在玻璃胎具上,硫化之后剥离下来,便是可以吹胀的大、小气球。并可以掺入多种颜色,使之色彩缤纷。现今孩子们都掏钱买现成气球,而在30年代自制气球,不亚于今天搞航模,是有难度的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七章 巴金先生
      索非家的三楼,曾住过巴金的三哥李尧林。他因患肺结核,静养在房里深居简出。由于他是病人,我到59号玩耍,从不踏进他的房间。我甚至记不得有没有与他交谈过。只感到他文弱、清瘦,脸色较差。
      巴金那时还单身一人,住在霞飞坊时间虽不长,却完成了《春》和《秋》两部传世名著。记得那时常有一位年轻姑娘出入霞飞坊59号探访巴金,我当时才十几岁,猜不出她是学生还是不定期的助手,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生性活泼,讲的是宁波口音的上海话,频率高,速度快。她每回来访,巴金总是语言不多,但很有耐心。这位姑娘就是萧珊。经过8年马拉松韧性恋爱,她终于成为巴老海枯石烂心不移的终生伴侣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admin
    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:第四十八章 霞飞坊的小朋友
      住进霞飞坊后,除了周围邻居变了,还有一个很大不同,那就是同学们很少来我家串门。因为他们都住得不近。而我是从来贪玩喜欢热闹的,因此隔壁邻居的孩子就成了我的玩伴。我们总是先有一个孩子在弄堂里高声一呼,大家便纷纷从各自的后门奔出来,霎时间,这条弄堂就成了我们的乐园,而在我们看来,这条弄堂又长又宽,世界很大,我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。。。。
    admin V22014年11月13日
  • 民族魂
    鲁迅先生,民族魂,中华民族的脊梁
  • 现在注册

   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